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
穿旗袍的老师

【啊┅给我插进来吧┅该给我了┅】  【不┅就这样让我了吧┅】  晚上十点钟,学生们在自习时,奈绪美穿深红色的吊袜带此时,两个人都已了一次。  【啊┅我要了┅】  淑子仰起後背,扑倒在地毯上。  【啊┅快把肉棒给我吧!】  奈绪美看肉棒的表情像个发情野兽。  根津在奈绪美的子宫里喷射出白色的精液。  【噢┅了┅】  奈绪美的身体挺直,狗趴姿势也无法保持。  【老师,今天是第几次了?】  【啊┅我不知道┅我了很多次┅】  奈绪美的散发贴在兴奋的脸上,张开一半的眼睛失去焦点,好像有一层雾,完全是色情狂的面貌。  奈绪美用吊裤带吊起黑色丝袜,穿上开叉到腰部的旗袍走出根津的房间,摇摇的走向自己的房间。  在特殊班和梨乃共同演出淫戏後,中午休息时被叫到理事良室,给根津口交。下午上课的空档又受到刚等人的轮奸,晚饭後又和淑子受到根津的奸淫,已经不知了多少次和喝下多少少的精液。  口红脱落的奈绪美的嘴唇已经无法闭拢,一直是半张开的。裹在旗袍里的淫荡花蕊也始终是绽放状态。  【杉谷老师。】  在奈绪美的房间前看到林田。  【谁?哦┅是林田老师┅有什麽事吗?】  数学老师的脸孔,在奈绪美看来彷佛有一层雾。  【你是怎麽回事?穿上这样的旗袍。】  能使肉体的曲线暴露出来的旗袍,看在林田的眼里十分耀眼,尤其是曾经有过一次肉体关系,胯下物开始搔痒。  【这旗袍┅是理事长给我的┅在此之前我一直在理事长室。】  从奈绪美的身上散发出性交过後的气味。  【昨天,没有办法救你┅眼看你受到那些人的魔掌凌辱┅我却只能袖手旁观┅】  林田为运动场上的事向奈绪美道歉。  【没关系,不用放在心上┅】  奈绪美说完,准备推开门走进去。  【请等一下┅你打我吧,不然我会感到不安。】  林田抓住奈绪美的手臂。  【林田老师,你是不是想和我性交呢?】  奈绪美说出另一种话,看林田的眼睛湿润,疲倦的脸显得更妖媚。  【请进来吧。】  奈绪美把露出惊讶表情的林田带进客厅。  穿旗袍的丰满屁股左右扭动,像在诱惑林田。  【请坐,还是马上性交呢?】  说完,奈绪美抚摸林田的大腿根。  【杉谷老师,你怎麽了┅】  看到像淫乱女人的老师,林田感到惊讶。  【你在发什麽呆呢?不是进来性交的吗?】  【不┅是的┅】  面对散发出性感的奈绪美,林田几乎忘了自己。可能是受到根津刚等学生轮奸到全身无力的程度,然後又落在理事长的手里。  现在的杉谷老师已失去老师的正常姿态,完全变成色情狂的状态。这是很好的机会!很想任意的玩弄眼前的丰满肉体。不!趁这个机会占有她的肉体,岂不和根津等人同为一丘之貉┅  林田露出贪婪的眼光看著从旗袍露出的玉腿,邪念和理智在心里交战。  【林田老师,请喝啤酒吧。】  奈绪美在酒杯里倒啤酒,从胸前大胆的开叉,露出很深的乳沟。  奈绪美坐在旁边,林田闻到甜酸的汗味。  想到不久前还在理事长的怀里淫浪的哭泣时,从林田的下体涌出强烈性欲。  【杉谷老师!】  林田把奈绪美的丰满身体搂进怀里。  【你是要性交,还是不要呢?】  奈绪美仰起美丽的脸问。  【我喜欢你┅我爱你!】  【所以才想和我性交吧,是想要我给你吸吮阴茎吗?】  奈绪美像在梦游。  【不是的,我不是只想要你的身体。我爱你,所以想要你的心。】  林田用力摇动奈绪美的肩膀。  奈绪美露出美丽的眼神凝视林田,又把手伸向大腿根。  【很硬┅果然想和我性交,不是吗?】  细白的手指拉下拉链。  【等┅等一下┅】  【怎麽了?】  奈绪美抚揍裤前隆起的部分,翘起二郎腿。  看到穿黑色丝袜的玉腿,露出大腿根,那种妖艳的美感,使林田的欲火直冲脑顶。  【奈绪美┅】  林田突然把手伸到奈绪美的胯下,立刻摸到阴毛,欲情更为强烈。  【啊┅你太急了┅】  林田的手摸到阴核,用力揉搓,奈绪美扭动柳腰。  奈绪美从林田的内裤掏出肉棒,双手包夹。  【噢┅】  林田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声,压到奈绪美的身上。  撩起旗袍时,露出深红色的吊带袜,系在细腰上。  那是无比性感的姿势,林田不由得流出口水。  诚实的脸孔,变成好色的表情。  林田心想,既使和根津等人变成一样也无所谓,一定要得到这个成熟女人的肉体。  林田向上撩起旗袍,露出双乳,看来像正成熟的美味果实。  雪白的乳房上还留著吻痕,林田产生强烈的嫉妒感,忍不肚把乳头含在嘴里。  【啊┅不要用牙咬┅】  奈绪美的声音性感,因为疼痛也变成快感。  奈绪美急忙脱下旗袍,开使舔林田的肉棒,林田的阴茎脉动。  【啊┅你有性感了┅我很高兴┅】  奈绪美低下头,仔细舔阴囊┅。  【唔┅奈绪美┅】  林田的下半身产生甜美的麻痹感,想到她在舔阴囊,快感立刻倍增。  奈绪美从林田的胯下抬起头,脱下林田的裤子,连袜子也脱了,然後解开衬衫的钮扣。  林田觉得自己像後宫里的国王,抓住女老师的乳房揉搓。  【啊┅原来林田老师┅也不过是想和我性交的男人┅】  奈绪美自言自语,用左手柔搓林田勃起的肉棒。  林田只是默默用力揉搓奈绪美的乳房。  【啊┅还要用力┅折磨我吧┅我想忘掉一切┅】  奈绪美的眼晴湿润,像在表示掉入性的地狱里无法自拔的眼。  【奈绪美┅】  林田把两个乳房同时用力扭转。  【噢┅啊┅还要┅还要┅】  奈绪美用力抱住林田,指甲陷入後背的肉里,在痛苦和性感里徘徊。  【啊┅把我绑起来吧┅我太痛苦了┅】  奈绪美解下吊袜带,交给林田,然後双手自动放在背後。  【真的可以绑吗?】  【嗯!求求你,我的身体已经不能以男女的立场来和你性交┅请用主人和被虐待狂的女奴隶关系与我性交吧┅】  【我不能把你看成奴隶┅】  【求求你┅想和我性交就把我绑起来吧┅】  【┅】  看到奈绪美的真诚态度,林田只好用吊袜带将奈绪美的双手绑到身後。  【啊┅我已经是林田老师的奴隶了┅请任意玩弄我的身体吧┅】  奈绪美上半身趴在床上,丰满的屁股高高抬起。  在很深的屁股沟里有褐色的菊花蕾和稍绽放的花唇蠕动,似乎在引诱林田。  【求求你┅把我的屁股弄痛吧。】  林田默默的点头,从脱下的裤子抽出皮带。  想到这个有魅力的屁股引诱那些男学生,神密的花园也不知吞下多少肉棒时,林田的心里产生不知是嫉妒或是忿怒的感情。  【来了!】  林田举起皮带就抽下去。  【啊┅】  随著打在肉上的声音,听到奈绪美的惨叫声,在雪白的屁股上出现一条鞭痕。  【你这个淫乱的女人!只要是男人,谁都可以吧?】  林田接二连三的抽下去。  【啊┅放了我吧┅饶了肮脏的奈绪美吧┅】  奈绪美忍耐皮开肉绽般的疼痛,要求继续抽打。  【把屁股抬高,我要把你发情的阴户打烂。】  林田的眼神疯狂,抽打女人屁股的快感,使他的肉棒冲天直立。  奈绪美听到林田的要求,把屁股抬得更高。  从屁股露出阴唇,那里在猛烈抽打下,也变得湿淋淋了,正是将痛苦变成快感的被虐狂的反应。  【可恶!这样还有快感,你这个变态女人。】  想到根津把奈绪美调教成这样,林田几乎要抓狂了。  看准女人最敏感的地方,用力打下去。  【噢┅】  奈绪美的屁股跳起来,激烈的疼痛几乎使自己昏厥。  【奈绪美┅怎麽样┅】  【啊┅真舒服┅更用力处罚我的阴户吧┅】  奈绪美把高举的屁股扭动给林田看。  【你这个淫乱的女人!】  这一次直接打在已澎胀的阴核上。  【噢┅唔┅】  强烈的痛感直达脑顶,奈绪美的裸体颤动。  这也是一种性高潮,从张开很大的肉缝,不停的溢出蜜汁。  林田扔下皮带,握住坚挺的肉棒对准女老师的肉缝,噗吱一下插下去。  【啊┅好┅】  一下就插到深处,奈绪美的感觉几乎错乱。  敏感的粘膜受到钢铁般的阴茎摩擦的快感是无与伦比的,全身化成火焰,肌肤开始融化。  【啊┅好啊┅我的身体快要┅】  肉洞把林田的阴茎吸到里面不放。  【噢┅奈绪美┅】  林田猛烈扭动屁股,後背完全汗湿,忍耐著阴茎快被夹断的感觉,享受奈绪美阴户带来的美感。  【啊┅我快要了┅要了!】  奈绪美无力的说。  【奈绪美┅】  林田的肉棒在奈绪美体肉爆炸。  【了┅啊┅】  奈绪美冲进性高潮的世界,昏睡过去。  * * *  到月底了,这期间,奈绪美身上沾满男人的精液,有中年男人,也有年轻的学生。  每天吸吮根津父子的肉棒,和淑子、梨乃沉迷在同性恋里。  就在这时,又有新的牺牲品来到学校。